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这剑阵,还不完美!
    当那身影从天心剑阵外缓缓地走进来之后,在场之人无不感受到了一股滔天的压制。

    那股压制。

    是从多个方面轰然盖进来的。

    他们的剑,在颤抖,身体之中的细胞也在颤抖,仿若眼前之人,便是一个无比完美的生命体,给他们以巨大的压迫,让他们的身体都有一种近乎于要臣服的感觉,最恐怖的应该还是他的眉心处,那里灿灿发光,而他们全都不敢去看。

    若是盯着时间长,他们甚至感觉自己头疼欲裂,大脑都变得昏沉。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他负手而来,一对眸子宛若灿灿炽盛大日,孕育雷电。

    他用两根手指破了天心剑阵?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应当是那妖魔故意放他进来的,这人与我们一样。”

    此刻,老姜怒声道。

    他绝不相信,自己的御剑术动用到极致都无法找到破绽纰漏的天心剑阵,被人并指做剑直接破开了?他不接受!

    对啊。

    那妖魔智慧层次极高,肯定是将这些人全都带入到了天心剑阵之中,与黑袍的经历是一样的!

    此刻,天心剑阵之上,缓缓地浮现出了一张妖魔的脸庞。

    在场的人心中一紧,而黑袍三人心中又绝望却也是又松了口气,那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

    然而就在此时。

    那妖魔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惊恐之色,先前嘲讽黑袍人的戏谑全然消失不见,此刻他那张丑恶难看的脸庞之上,竟然挂满了惊恐!

    所有人心中一震。

    只见此刻,那道白衣青年缓缓地走了进来。

    而其背后,大概有八道身影,负剑而来,从他们的气息来看,竟然都是引渡境界之上的恐怖存在,而且他们的身上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

    “是古神念的气息。”三位黑袍瞳孔收缩,眼眸之中泛起浓浓的不敢置信。

    这是雾中人的第十序列?

    从哪里忽然冒出来的第十序列?

    而且最让他们觉得不正常的应该还是,雾中人之中,竟然有一条剑修序列?

    还全都有古神念的气息?

    不太可能吧……

    他们从未接到过第十序列的消息啊!

    而此刻。

    那妖魔似乎正在疯狂的修复那天心剑阵,背后,那磅礴的剑阵缓缓运行,疯狂修复。

    “大人,不要让他修复完全啊!”天心剑宗的宗主面带惊恐之色,现在天心剑阵已经被破开了,那么剑阵的威力将会十不存一,可若是被修复了的话,那么以他对天心剑阵的了解,这就是一个无比完美的剑阵,而被笼罩进来了的那雾中人第十序列的强者,怎么可能是其对手?

    然而听了他的话。

    那白衣青年却是无动于衷。

    “近些时日,签到倒是让我的实力又有了飞升,只不过,我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我还是有一些概念上的模糊,这剑阵倒是一个承载伤害的好器具。”

    沈长歌呢喃出声。

    而此刻。

    那正在发了疯一样不断修补剑阵的妖魔,忽然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股史无前例的危机感,疯狂的袭来,让他惊恐的怪叫着,不过,很快,剑阵修补完成了!

    他开始注视着那白衣青年。

    可那白衣青年却也是一眼盯上了他。

    沈长歌缓缓抬起手来。

    “这剑阵,纰漏太多,承载不住我的剑光,你再修补修补。”

    妖魔:???

    他跟随着那白衣青年的指引,竟然又在本来在他看来已经无缺的剑阵之中,仔仔细细的找出了一道漏洞!

    “他在做什么!”此刻,宗主和黑袍人忍不住大惊失色。

    他们感受到,剑阵似乎运行的更加畅快了,仿若有什么他们无法看到的漏洞被补全了一样。

    而且最恐怖的是。

    好像是那白衣青年在指引那妖魔修补剑阵?

    “不可能……近百年,我们便是在不断的修整剑阵……已经绝对无缺了啊……”

    天心剑宗的宗主不敢置信。

    而且,那白衣青年到底要做什么,他在帮助妖魔修补剑阵?

    “那边也有问题,那边也补一补,漏洞太多,这剑阵威力不够。”沈长歌左指指右点点,然而越随着他的指点,那妖魔便越是惊恐,那白衣青年云淡风轻的指点出他所掌握的剑阵的漏洞,那模样,给了他以巨大的压力,这个青年人不怕么?这剑阵是要用来对付他的啊!

    难道。

    他有足够的自信,推翻一切?

    剑阵越来越恐怖,随着沈长歌的指点,竟然在范围上生生扩大了一倍,秩序分明,黑雾笼罩,磅礴至极,已经如同最为恐怖的杀阵,三位黑袍面色难看至极,因为现在的天心剑阵,就算是极幽境的强者,只要被笼罩进去,恐怕都要死!

    除非是极幽后期的强者!

    他疯了吗?

    那个白衣青年到底要做什么啊!

    此刻,沈长歌方才满意。

    “现在方才是真正的无缺剑阵,至少是以我的眼光,漏洞是永恒的,不可能存在真正的无缺。”他倒是难得的谦虚了一下。

    “不过我应当是无缺的吧。”沈长歌目光高远,负手而立。

    背后的御剑缓缓地出鞘,速度极慢,剑身摩擦剑鞘,发出让人头脑昏涨的声响。

    一股磅礴的势,随剑而出。

    “这……”

    老姜站在最前面,在那浩瀚的剑道气息之下,他感觉自己仿若如同孩童一般,他可是阴五行状态的御剑术啊,为什么……那磅礴而神圣的感觉,宛若一条通神大道,横陈在他所触及不到的恐怖领域之中!

    “神……神……”他目瞪口呆,而此刻。

    剑阵已经轰隆绽放开来,墨色长剑轰隆隆的爆发,数量远超于先前所绽放的剑阵,此刻的剑阵完美成形,力量恐怖到让在场的人都有些绝望,他们面色惨淡,那墨色长剑翻滚在黑雾之中,却又紧密的衔接在一起,序列分明,气息锋锐。

    轰轰轰!

    大地崩裂,山石崩塌,剑阵滚动。

    好恐怖的大阵!

    然而此刻,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掌控大阵的妖魔,可那妖魔,似乎带着几分惊恐之意,骤然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吟!

    剑出鞘的声音,宛若长龙出世,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轰然迸发!

    只见此刻。

    那道白衣身影,一对眸子眺望远方,他屹立在那里,宛若一座剑道神峰,伫立在他们的脑海之中,主力在他们修行的道路之上遥远的地方,他未动,而剑已出。

    咔咔咔!

    那磅礴至极已经完美的天心剑阵。

    瞬间撕裂开来!

    这……

    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