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狂神萧羽秦媛媛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酬劳翻倍
    

    “呵呵呵……我死也不让你好过!”开膛手双臂被萧羽拧断,但脸上泛着狠戾的冷笑。

    几分钟的时间,就被被萧羽虐得这么惨,让他心灵大受打击,不过他都要也不会让萧羽好过,萧羽问他出处来由,他就偏不回答!

    干脆破罐子破摔。

    “噗嗤!”

    下一秒,开膛手的后腰猛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一把尖刀已经插在他的腰部,而侧露的部位,刚好是他的肾!

    ——肾疼!!

    “啊啊……”

    开膛手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整片后背都已经被鲜血印红,宋太航手中还握着刀柄,扶了一下眼镜,眼神带有一缕玩味。

    “你不是挺喜欢肾的吗?我的肾不能给你,但我可以插你的……”宋太航脸上洋溢着嘲讽的微笑,说道。

    话音落下,又在另一侧手起刀落。

    “呃啊啊啊……”

    开膛手发出绝望的哀嚎。

    在这一刻,他的双肾……

    全部被穿了个透心凉!

    死命想要挣脱萧羽的双手,但越是挣扎,双肾传来的疼痛越是惊人,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开膛手称号。

    因为,一向都是他解剖别人!

    一向都是他令别人恐惧、哭喊、求饶、哀嚎、他又恰恰非常享受这种虐待人感觉,结果,他今天居然被以同样的方式捅爆了双肾!

    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吗!?

    “你别把他弄死!”看到开膛手周身逐渐被死气缠绕,萧羽眉头微蹙,“快点告诉我,你到底从哪里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呵呵……”

    开膛手突然发出一阵瘆人的笑声,昂起头来,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萧羽,咬牙道:“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以比我更加凄惨十倍的方式死去!组织会为我报仇!!”

    萧羽脸色一变,开膛手突然说出这话。

    说明他来这里并不是巧合!

    萧羽眉宇一掀,立即追问道:“什么意思?你身后的组织又是谁?”

    “原本我还不想说,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在组织之中,只不过是最为普通的改造人,和我一样的改造人,还有上千个!”开膛手狞笑道,“比我强的大有人在,我的到来,只是来测试一下你们炎夏的深浅。”

    “我在这条街道上杀了很多人,潜伏了半个月,结果到现在才有人来降服我,你们炎夏都是一群废物!组织随便来几个强者,都能将你们绞成一滩烂泥!”

    “你们……”

    “啪!”

    开膛手话音未落,半张脸瞬间就被萧羽一巴掌打的凹陷,半张脸的骨头都瘪了下去。

    “你就不能说重点?”萧羽皱眉道。

    开膛手本就干瘪的脸现在更是惨不忍睹,内心憋屈到了此生的极点。

    “组织的大人们……会为我报仇!”

    听到这话,萧羽眉头轻挑,说道:“你都被他们当做实验品扔到了这里,早就料到你早晚会丧命,就凭他们对你这点重视度,你还指望他们给你报仇?”

    听到这番嘲言,开膛手脸色憋屈。

    没错。

    萧羽说的一点都不假,他在组织中的确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且没有任何权利,他被扔到这里来,完全就是组织的命令。

    只不过,他心甘情愿!

    因为……能为组织效力,是他的荣幸!

    “你们的所作所为,将会给你们带来灭亡!我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开膛手话音未落,就为萧羽按住脑袋,一张脸瞬间变得呆滞,眼神也开始不断往上翻。

    搜魂术……开起。

    短短半分钟之后,萧羽将开膛手的脑袋拔了下来,脸色泛着隐隐的冷然。

    又是杀道会……

    这个开膛手之前并没有骗萧羽,他本身确实只是杀道会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成员,地位可能比起仆然还要差上很多。

    只是一个改造人残次品而已。

    对于他来自杀道会,萧羽并不意外,真正令他意外的,是杀道会居然把一个改造人放到炎夏境内,让他来这里杀人捣乱!

    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冒犯萧羽。

    而是将整个炎夏都给冒犯!

    这个组织……难道做事就不计后果?

    由于开膛手的在杀道会的地位极低,所以他连组织让自己来捣乱的原因都不知道,只知道来到这里尽可能的捣乱。

    但又不能太早的暴露自己的行踪。

    在他心里,杀道会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认为杀道会是要向整个炎夏开战,但那样听起来未免太过玄乎……

    一个组织能引起国际大战?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走吧,回去领赏。”萧羽站起身,说道。

    宋太航还在摆弄着开膛手的尸体,道:“这家伙的身体构造真不简单,全身的骨头都布满了金属材料,外表看起来很粗糙,但其实又非常精巧,就算当今最先进的外科手术,也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他还只是个残次品。”萧羽说道。

    “见识到了吗?这就是科学的强大!一旦发展到某种领域,就连一个残次品……都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能力!这才是我所追求的……”宋太航看着开膛手的尸体说道。

    “我需要对你重申一遍,科学这个词只是用来诠释一些人类所知领域的一些发展史而已,所谓不科学只不过是人类未曾探究过的未知领域而已,不能代表它不存在。”

    “愚蠢的人只会一昧的追求前者留下的所谓科学,而不去自己探究超脱科学的领域,经常拿这些固定思想说事,这是迂腐和无知的代名词。”萧羽说道。

    一听这话,宋太航瞬间不服。

    “你这个玄幻小说看多,思想还停留在封建社会的迷信佬,别想用你的污言秽语来影响我对高尚科学的追求。”

    “不是停留在封建社会,确切的说,是五千年前的修仙社会。”萧羽补充道。

    ……

    翌日。

    “杀道会?他们居然敢将实验物品抛洒到我们炎夏镜内?造成如此巨大的危害和恐慌,简直岂有此理!”听完萧羽的叙述,高雄渊直接拍碎了身前的桌子,眼神闪烁着冷芒。

    看到高雄渊这个反应,萧羽翘着二郎腿,一边剥着花生,说道:“听你的话,似乎对这个杀道会挺了解啊。”

    “了解的并不多,但对于这些海外势力,我们都会有一定的认知,遇到变故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应对。”高雄渊沉声道。

    “那你了解多少?”萧羽问道。

    高雄渊眼神微动,说道:“据我所知,杀道协会是一个几乎遍布海外的超级势力,他们的据点无数,在任何领域都有他们的身影,在炎夏镜内同样如此,不过他们对我们炎夏比较畏惧,很少跟我们发生正面冲突。”

    “这次不知是关了什么鸡血?居然敢将他们组织的实验品抛到我们炎夏的居民区!”

    “要做出回应吗?”萧羽说道。

    “回应是必然的,不过这件事非比寻常,绝不能就此放下,但我们不能擅自主张,需要上报给上京,让上面那些权高位重的大人来联系杀道会的高层。”

    “必须——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说这番话时,高雄渊眼神中释放着极致的冷芒,过了片刻,他又看向萧羽,说道:“只不过,此事上报之后,杀道会那边不一定对此供认不讳,届时,上京那边必定会向我们讨要证据……”

    “我可以作证。”

    萧羽看出高雄渊的心思,说道。

    听到这话,高雄渊的脸色缓和下来,说道:“有劳萧宗师前去查明情况,不然非此,我们怕是要被这个该死的杀道会耻笑死矣!”

    “不用感谢,我已经干掉了那个开膛手,还给你们带来了重要情报,另外又甘愿为你们做证人,要想报恩,酬劳翻倍。”萧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