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狂神萧羽秦媛媛 > 第八十二章 晚清古照
    

    原本热血沸腾的观众席,此刻却已经变得鸦雀无声,一个个表情都僵在脸上。

    整个过程,发生的实在太快。

    令所有人根本回不过神。

    之前抬手便是秒杀宗师,气势震天的黑皇居然被打败了,而且还是秒杀!被杀的手段比他杀死岩宗师时更加的血腥!残忍!

    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黑皇临死前跪在地上,脸色惊恐,似乎是在苦苦哀求。

    但萧羽并没有给他机会,直接一拳打爆了黑皇的心脏,巨大的反差令所有人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令所有黑市拳手闻风丧胆、手段极其残暴的的不败拳王被他最喜欢的杀人风格残忍虐杀,死之前狼狈求饶,都没有得到怜悯。

    简直凄惨之极!

    “呜……我的两千万呀!”

    “我的注也没了!”

    黑皇已死,也就宣布一败涂地,那些将钱押注在黑皇身上的人,纷纷发出惊呼。

    五分钟之前,所有人还一致认定,黑皇能够秒杀萧羽,甚至全然没把萧羽放在眼里,所有人理应将往黑皇身上押注。

    但结果却是,黑皇连伤到萧羽的能力都没有,整个过程萧羽指出了两招就要了他的命,所有押黑皇胜利观众,算是血本无归。

    “我要发达啦!”

    苏墨流情绪激动,她是全场观众里唯一一个赌萧羽赢的人,为了读萧羽赢,不惜把全部家当都压进去。

    仅仅是几分钟,她的银行卡里至少又多了一个零,预估至少也得有个七八亿,这些钱足够让她这辈子衣食无忧!

    然而,面对拳场的刮目相看,和无数的赞叹声,萧羽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那个黑焰的真实来源,起源于三千年前,修仙界里的一批强大的异类势力中,这批势力中的修士,全部都是那时的异类。

    之所以说他们是异类,还是因为,这群修士有着一种秘法,修炼过此秘法的修士,可以凝练出一种足以焚烧万物的黑焰。

    ——黑日吞天焰。

    这种黑焰极为可怕,不但能够焚毁万物,还能蚕食人心,一旦修炼此类秘法,会从一个思维正常的修士,变成霍乱众生的害虫。

    思维和道心逐渐开始变得暴戾无常,修士也会随之变得极其具备攻击性和侵略性,而且异常嗜血,无论是从表面还背地……

    都存在着巨大的危害。

    但这群害虫,早在三千年前就被萧羽连根拔起,并且还将有关于他们的任何东西全部焚毁,理论上……不可能留下任何残卷。

    但黑皇所施展的黑焰,确实跟萧羽所见过的黑日吞天焰有着巨大的相似之处。

    并且,通过黑皇零碎的记忆可知,他曾经只是一名普通武者,两年前无意中得到了一个神秘秘法,之后修炼之路便如鱼得水。

    但性格也随之不自觉的开始嗜血,总喜欢残杀一些弱者来取悦自身,这就是修炼过黑日密法,最突出的表现。

    想到这里,萧羽眼神微冷。

    ……

    办公室内。

    “哗啦!”

    原本躺在沙发上,悠闲看着比赛的刘国安一个激灵,直接把身前的茶几一脚踹翻。

    放置在茶几上的各种名贵瓷器碎了一地,但他此刻却顾不得心疼。

    “萧羽……”刘国安脸色布满阴霾。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直保持着不败战绩,实力深不可测的黑皇居然在萧羽手中会显得这么不堪一击。

    黑皇是这半年来,不但为刘国安带来巨大收益,同时更是他的依仗所在!

    只要把握住黑皇这头怪物,他就可以有恃无恐,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外在的威胁。

    但现在,黑皇却死在了萧羽手上。

    这就等同……直接剥夺了他的一切!没有了黑皇,他连呆在古江的勇气都没有。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逃!

    立即逃出古江市才有活命的机会!

    这样想着,刘国安立即在沙发下拿出早已具备好的旅程箱,里面放着着一叠叠的现金,他必须赶快逃离这里。

    然而,刘国安还没走到门口。

    “轰隆!”

    毫无征兆,办公室的保险门突然被一股巨力撞飞,发出一阵爆裂的巨响,整面墙壁的石灰都被震下一层薄尘。

    萧羽迈步走进办公室内,看着刘国安,面带微笑,说道:“你这是打算去哪?”

    “萧羽!”

    看到萧羽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刘国安心脏巨颤,一连后撤好几步又瘫倒在地,眼神恐惧,声音颤栗,恐声道:“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别杀我!别杀我啊……”

    “我当然不会杀你,杀你的另有其人。”萧羽脸上挂着冷笑,说道。

    听到这话,刘国安面如死灰。

    “我……我跟你走。”

    “这么听话?”

    萧羽眼神有些意外,迈步向前走去。

    冷不丁的,刘国安眼底突然闪过一抹狠厉,左手迅速伸进口袋,掏出一把银色手枪,对准萧羽萧羽脑袋。

    “想捉我?你踏马比的给我去死吧!”

    刘国安怒极嘶吼,顺势猛的扣动扳机。

    “嘭!”

    子弹极速打出。

    然而,这一枪并未打中萧羽。

    萧羽的身影,诡异的消失在手枪的射击范围内,当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刘国安跟前。

    “就知道你不老实。”萧羽笑道。

    刘国安心头一惊,立即将手枪朝向萧羽,但肩膀位置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他的整条右臂,居然直接被扭了下来!

    “啊啊啊……”

    陈天龙和苏墨流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办公室外,就听到刘国安惨绝人寰的哀嚎。

    接着,萧羽拎着刘国安,如同拎一条死狗般走了出来,刘国安一只右臂已经被斩断,被萧羽拖出来,还不断的发出哀嚎。

    陈天龙和苏墨流表情微变,早就猜到刘国安不会老实,她们只比萧羽落后不到几秒的时间,刘国安就已经变成这个惨样。

    整个过程未免发生的太快。

    “把他带回去,先别弄死。”萧羽把刘国安扔在地上,看向陈天龙,说道。

    “好。”陈天龙面露狞笑,点了点头。

    萧羽又看向苏墨流,沉声道:“我现在要回一趟老家,你开车送我过去吧。”

    ……

    古江市,废弃的古镇上。

    萧羽下车走进破旧的筒子楼,来到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立即开始翻弄。

    本就已经破旧的房屋被萧羽翻得底朝天,满屋烟尘,破烂不堪。

    萧羽眼神微动,他也不知道想能在这堆破烂中找到什么,但似乎有某件东西指引着他,要来这里翻一翻。

    “嗯?”

    萧羽眉头一皱,不经意间看向一个方向,在桌角的位置,一根银色的丝弦吸引了他。

    捡起丝弦,细细打量。

    整根丝弦约莫一米长,透过屋内月光照射,丝弦本身反射出一阵阵银芒,试探性的扯了扯,发现丝弦的质地非常柔韧。

    连萧羽都很难将其扯断。

    类似于古筝上的筝弦。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萧羽眉头微皱,嘟囔道。

    此时,苏墨流也跟进筒子楼,看到萧羽正在一堆破烂中胡乱翻腾,黛眉微蹙。

    “这里面……不会有宝物吧?”苏墨流心道。

    这个时候,一件挂在墙上的东西,突然吸引了她的目光,缓缓走上前,将东西取下。

    这是一张非常老旧的照片,上面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就连边框都是采用的非常老旧的檀木,这种檀木,至少都能追溯到清代。

    “呼!”

    轻轻吹去照片上的尘埃,这才看清照片的主人,是一名身穿晚清官服,鬓角分明,眸若星霜的年轻男人,当看清照片的主人时,苏墨流心头猛地一震。

    这张照片上的年轻人,眉宇深邃,相貌谈不上英俊,但却非常的干净,更关键在于……居然和眼前萧羽有着巨大的相似!

    关键在于……照片整体是一张黑白相,经过岁月洗礼,已经有了浸色。

    照片的年龄……至少也要追溯到晚清!

    也就是相机刚刚被引入炎夏的那个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