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狂神萧羽秦媛媛 > 第五十六章 没有威胁
    

    “目标出现,诛杀!”其中一个人,用低沉且沙哑的嗓音命令道,七人一起开始默念起了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

    “轰!”

    下一秒,地面猛地一颤,以萧羽为中心的地面印出了一个五芒星的巨大标志物,随着几人的催动,五芒星开始极速转动。

    “这是……”

    感受到一阵法能,萧羽微微眯眼,很快就看出这是一个阵法,但究竟是怎样的阵法,萧羽还没弄清楚。

    “唰!”

    刹那间,萧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开始躁动起来,似乎是受阵法的影响,想要破体而出,而距离萧羽不远的苏薇薇。

    如同抽干的力气一般瘫软在地。

    “原来是这样……”萧羽眼神微凛,很快明白过来,这个阵法,不是用来攻击,也不是用来防御,它的功能……就是通过挖陷阱的埋伏方式来短时间内固定猎物。

    然后再疯狂的吸取猎物体内的能量。

    可以趁敌人不注意时束缚并强行抽离他的力量,算是个非常不错的阵法,只是这阵法异常笨重,需要好几人一同操控……

    但吸了半天,萧羽却依旧如同一座山般站在原地魏然不动,脸上没有流露出半点的压力感,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嗯?”这七人脸色不约而同的一变。

    萧羽的纵然真元疯狂流失,却依旧没有见底的意思,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加大力度!”一人发出暴喝,七人的控制将阵法所能控制的方位,将力量推至最高点。

    身处阵法中心位置的萧羽的身体被一股肉眼无法看到的力量以一种骇人的力量挤压着,脚下的土地都开始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碎裂。

    确定萧羽已经失去行动能力,那名指挥其他六人的男人缓步走下山坡,来到萧羽面前,神色俯瞰,开口道:“我是剑家斩孽堂大长老,来此之前,家主一直嘱咐我等,说你是个比较危险的对手。”

    “我们剑家看得上古江这个贫瘠之地,是你们整个古江市的荣幸,而你……”说到这里,大长老又往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的萧羽。

    “非但阻止我们剑家在古江的发展,还一连杀死我们多名宗师,使我们折损实力,等你死后,我们会清除掉与你有关的所有人……”

    听到这话,萧羽笑了笑,随即眼神戏弄的看着剑家大长老,说道:“这个名字不错,但你们对我出手,本身就是造孽。”

    “让我猜一猜,你们来古江收保护费,大概的原因是不是这样的……”

    听闻此言,剑家大长老眼神微动,萧羽接着说道:“按逻辑来讲,你们剑家很多年好像一直被淮北三大家族坐在屁股底下,而且已经不止一次想要成为淮北第四大家族。”

    “但其他三大家族自然不会容许你们这样做,所以你们近年来的发展处处碰壁,在淮北地区的发展寸步难行,甚至更糟,所以……就想要通过古江,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只不过还是不理想,你们只能继续当屁股垫。”

    话音落下,萧羽观察着剑家大长老的表情以及眼神的细微波动,来揣测他的情绪。

    果不其然,剑家大长老眼珠转动,这是被揭穿秘密,从而心虚的表现。

    “看来我说的没错了。”萧羽笑道。

    感觉到萧羽眼神中的挑衅和嘲讽,剑家大长老眼神泛冷,以及阴寒之意,说道:“剑家的底蕴,像你这种草莽鼠辈,永远无法想象!”

    “好,有空我就去做客。”萧羽嘴角勾起。

    看到萧羽的笑容,剑家大长老心脏没来由的一突,接下来的一幕,直接令他心脏炸裂。

    “翁……”

    “轰……”

    地面发出一阵闷响,束缚着萧羽的那股力量瞬间随着萧羽的大幅度动作开始崩溃。

    “噗!噗!噗!”

    阵法崩溃,一直全力操纵着阵法的另外六名长老立即受到强烈的反噬,大口吐出鲜血,脸色惨白,接连倒地。

    “加把劲!别让他出来……”剑家大长老心神开始剧烈颤抖,声音嘶哑的狂吼着。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他的那些同伙此时因为受到阵法的反噬,一同遭受重创,全部昏已死过去。

    凭借这个阵法……他们曾经可是诛杀过元神境的武者,万无一失的策略和招式,对萧羽却完全没有作用!

    六名宗师六层已经失去作战能力,他独自面对萧羽不可能战胜!剑家大长老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转身逃离,但刚转过身,却被一只突如其来的手从背后揪住脖子。

    将他整个人直接提到半空。

    “啊……萧羽!我们在剑家的地位与之前的九星尊者不同,你若杀我们,会让整个剑家对你实施擒杀!”即使被拎着,剑家大长老依旧不忘开口威胁。

    “咔嚓……”

    萧羽懒得理会,手臂发力,剑家大长老脖子发出一阵骨骼脆响,瞬间暴毙。

    解决掉剑家大长老,萧羽又转身去搀扶苏薇薇,苏薇薇体内能够支撑她起身的力量被那古怪的阵法吸收殆尽。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群杂碎会找到这里。”萧羽面带歉意,说道。

    “爸……你有很多敌人?”苏薇薇面露疑惑。

    听闻此言,萧羽否认道:“不,他们只是与我有冲突,还谈不上敌人一说。”

    “都要拼个你死我活了,还不算敌人?”苏薇薇黛眉微蹙,反驳道。

    “他们对我而言不存在威胁。”萧羽答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是萧羽一直以来从未违背过的原则,同时也是他的处事之道。

    “我去摘一点菜,回去给你做饭。”萧羽淡淡一笑,向小棚里面走去。

    ……

    “家主,我们又一次错估了萧羽的实力,斩孽堂的七位长老,全都殒命,他已经令我们剑家回去了一笔巨大的损失!”青年在桌边,脸色充满隐晦的杀意。

    听到这话,剑天锋眼神同样带着一缕意外之色,说道:“所以呢,你想怎样?”

    青年低下头,咬牙道:“家主,我们剑家已经走到了瓶颈,一个即将打破淮北地区三大家族鼎立的瓶颈,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萧羽这样一个绊脚石,我建议……尽快将其诛杀!”

    “你的想法太过激。”剑天锋摇了摇头,说道:“正因为我们剑家正处于瓶颈,才无法抽出手去对付萧羽这个有棱角的石头,他无法威胁到我们,但他的实力你也看到了,我们要对付他……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听闻此言,青年眼神微动。

    剑天锋考虑的很周到,如今剑家想要脱离屈居人下的名号,所需要的底蕴是惊人的,在这中掷出金枪的时候,不能被石子削弱实力。

    “是我唐突了。”青年低下头,说道。

    剑天锋双手抚摸着桌上的华贵杯盏,又说道:“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前几日,毒王谷游罗天闭关突破金丹,而且居然还放下狠话,出关后要拿一个人做血祭。”

    “而这个人……也叫萧羽。”

    听闻此言,青年眼神有些惊讶,说道:“家主,你的意思是……两个萧羽……是同一个人?”

    剑天锋微微颔首,说道:“十有八九,游罗天作为老一代的强者,不可能拿一个泛泛之辈来炒作,而萧羽的实力……这说明这一点。”

    闻言,青年路出森冷的笑容。

    既然游罗天要杀萧羽,那么他们也不用在嫉恨萧羽,毕竟他基本上已是一具死尸。

    萧羽还能活多久……就要看游罗天什么时候出关了!

    ……

    萧羽本来打算亲自下厨,但住了这么多天才发现,夜天堂里没有厨房厨具。

    苏薇薇站在阳台,发丝随着微风缓缓飘动,眼神遥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不如……我们出去吃吧。”萧羽走过来,说道。

    “爸……我已辟谷,不需要进食。”见萧羽仓促的模样,苏薇薇面带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