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炎黄神眷 > 第五章:剑修符法,真传弟子(呜呜呜呜呜,求订阅)
    上午时分,升仙法会的山谷之外,被厚厚的白雾重重封锁着,而且这些白雾还在不停地涌动翻动着,就犹如择人而噬的猛虎,令人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由于元章城外的升仙法会,已经举办了不止一次两次了,因此消息难免走漏,此时此刻在山谷的出入口位置,至少有近百人聚集,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大多是满怀希望而来,失魂落魄而去,想求仙缘,却连这云雾大阵都进不去,连神仙的面都见不着。

    道旁,一个皮肤黝黑,衣着破烂,一看就是贫苦农家出身的少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地。

    四周的人群,不屑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劝告者有之……他都不为所动,就那么跪在那里,咬牙坚持。

    其实,在这些凡人看不到的云雾萦绕之处,有一些散修站在山谷山壁上俯览注视着。不仅仅宗门、家族需要传承,散修也需要传承一身所学,在这些求仙的人当中,真正心志坚毅身负出色灵根的凡人,是会被收入门下教导培养的,但需要的确拥有灵根才行,否则即便心志再如何坚毅,在这个位面世界却是连道法入门的资格也无。

    据说在万古以前,即便是普通人也是可以求仙问道的,但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灵根就连灵气都感应不到了,根本无从修炼。当然,天机一线,据说凡人武道修炼到先天境界,也可以洗涤出灵根资质,但这条路就太过艰难了。

    今年升仙法会,除炼丹、炼器、制符、布阵、斗法,五大必考艺业以外,七大宗派辅考了炼尸、傀儡、谋主、灵植四门辅修艺业,每个宗派会从选择自身门派的散修中,选择九大艺业考核中表现最出色、排名最靠前的一到两人,再加上通过内部考核的,七大宗派每五年会通过法会汇集一百名左右的相对出色弟子,既给了散修一个跃升阶层的机会,也把相对最出色的散修收入门下了。

    在千竹山教斗法台的近侧,张烈购买入场门票后,正死死盯视着擂台之上的死斗。

    因为千竹山教仙长的缺席,张烈也选择参加了斗法考核,凭借先天气功的强大爆发力,以及针对性修炼的重剑剑法,张烈已经连胜五场,杀入了千竹山教斗法台的前十二名,只要再胜三轮,即便不通过内部考核,也可以直接加入千竹山教,但越是后面的路,也就越是不好通过了。

    此时此刻张烈背负的巨型大剑之上,已经是大量的斑驳破损,这是用大剑硬撼修仙者法术导致的,哪怕炼气境修仙者法术的威力不算太大,再叠加上剑气与先天真气的保护,但那柄大剑还是伤痕累累了,不知道还能再支撑多久,张烈的上一场斗法,对手已经有意识以音波控神术针对性试图控制张烈,可惜张烈比对方更加了结自身的弱点,提前以棉布塞住双耳,令炼气境音波控神术的效力大减,针对性打法反而成为破绽。

    但随着名次的提升,后面的对手越强不说,也越来越具有针对性,就像张烈会过来看他们的斗法一样,他的对手同样也会收集对手情报。

    此时此刻,斗法台上,是一名炼气九层境界的男性符修,迎战一名手持长剑、炼气八层的宫装女子,双方厮杀得已经非常激烈了。

    那名男性符修虽然修为比对手更加深厚一层,但比试之中丝毫不敢大意,他周身幽蓝覆盖的黄纸灵符犹如孔雀开屏般层叠飞舞,一经激发,不是飓风平地卷起,便是炎火之龙咆哮扑冲,声势显赫、威力巨大又激发得迅快,厉害无比!

    (若是我与他交手,陷入久战则必死无疑,就算不被命中,大威力法术的波及伤害,承受得多了也根本受不了。长期被动挨打的话,别说是我的体魄,这柄玄铁铸成的大剑都会被打爆,必须要速战速决,以命搏胜!)在看台一侧,张烈这样心语之时,斗法台上,那名宫装女修,已然驾驭手中法剑,犹如人剑合一的游鱼般,以一种夸张的敏捷精湛,间不容发的回旋穿梭于一道道法术之间的空隙。

    一手御剑之术,实在太过高明了,她必修修炼着某门精深的剑诀,否则散修的御剑修为不可能高到这种地步,单纯的御剑,可根本谈不上剑诀二字。

    “厉害啊!真的是太厉害了,可惜这两人提前碰到了一起,唉,运气太差了。”

    “这有什么好叹气的,我辈中人,心性重要,机缘运命也同样重要,缺乏其一都与大道无缘。”

    在张烈身旁的两名散修言语交谈之时,那名男性符修由于连续催动大威力的符法,终究一个回气不及,攻势稍缓,也就这一瞬间的缓滞,就被那名宫装女修敏锐把握捕捉到,人踏于剑光之上,犹如一抹虹光般猛冲向对手。炼气境的修士,飞剑御使越远,力速越是不足,因此人剑合一,相对的近身搏杀,这是必然之事。

    然而炼气九层的男性符修,见那名宫装女修向自己疾冲而下,其嘴角处却闪过一抹阴狠之色,下一刻,一张符在他身后燃烧起来。

    轰隆!

    炽烈的炎爆,以这名男性符修为中心,三百六十度的扩散开来,向其身后扩散的恐怖火浪猛撞在光壁禁制上爆出一团炽烈的焰光,让法台防御禁制因此泛出水波一样的纹路,久久不息。

    而在男性符修身前的那名宫装女修,面对这三百六十度扩散的范围性炎浪,应变不及,直接就被对冲下飞剑,刹那之间,胜负已分。然而那名男性符修却犹不放心,再次催动左边耳旁浮动的灵符,骤然射杀出一支冰锥,在宫装女修落地前,直接将其当胸穿透,钉杀当场。

    胜负已分,斗法结束,斗法台四周的光壁禁制消解,一名看台上的男性修士嚎叫着扑上斗法台,抱身躯被冻住的宫装女修大哭:“为什么?你明明已经获胜,为什么还要下杀手!?”

    然而,对于这名身上气息不过六七层左右男性修士的指责质问,那名男性符修根本就懒得理会,只要通过考核,自身便是千竹山教的弟子了,别说事出有因,便是本座手痒杀你几个散修又怎么样?

    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阶级上了。

    在这名符修转身下擂台时,他的目光刚好与看台上的张烈相碰触,双方对视,然后彼此颔首微笑。确定了,彼此都是同类。

    那名抱着自己妻子哭嚎的男性修士,终究还是没敢出手攻击眼前的仇人,不仅仅是因为双方修为战力的差距而已,更是因为若是胆敢破坏法会规则,自己会被直接斩杀,甚至是抽魂炼魄!

    “对不起,对不起!不仅仅保护不好你,我连为你报仇都做不到,对不起,对不起……”

    次日,在张烈的第六场法斗开始之前,千竹山教的传功长老,终于姗姗来迟。

    不同于仙门百艺的考核,七大宗内部考核是可以叠加的,以张家长老张正礼为例,他熟识月灵门与重玄阁的传功长老,因此带着张家弟子前往内部考核的时候,月灵门不收,是可以再去重玄阁的,不同于仙门百艺的考核,基本报考那一宗门,就是哪一宗门了,因此千竹山教的传功长老迟来数日,对于张烈而言却是一件好事,因为散修家族中那些可以通过内部考核的苗子,大多都已经被挑过几轮,除了像张烈这样,一意要入千竹山教的类型。

    布局典雅,空气温度湿度异常舒适的楼阁内,在三叔张正礼的引领之下,张烈、张彤二人送上拜帖。

    这一次升仙法会,张家的收成不错,在张正礼的全力运作下,张宣儿成功加入月灵门,张元博成功加入幻心宗,只是其它人无论是内部考核还是仙门百艺的考核都未能通过,但这辈张家能够有两人成功加入七大宗派,已经算是非常不错。

    拜帖递上去之后,没过多久,有两名童子出来迎接,引领。

    在这个时候张正礼就无法再继续跟随了,张彤怯生生得回头看了胖胖的三叔一眼,把张正礼急得直跺脚。

    “看我干什么?好好跟着你哥!挺胸抬头,拿出修士的气势来!”

    在两名童子的引导下,张烈与张彤一起来到了楼阁内的精舍雅间,这是一处类似于书房的位置,童子引领言报后推门,把张烈与张彤引入进去,然后就在外面关上门了。

    房间里面,是一名清隽斯文的中年男子,此时此刻他正调煮着灵茶,仅仅只是香气的散溢,便令人周身温暖,全身上下的毛孔似乎都被打开了一般。

    “云雾峡张家,张元烈,张彤。”在吞服一杯灵茶之后,中年文士放下茶杯站立起来,他来到张烈与张彤的近处,上下打量。

    虽然对方的目光犹如实质一般,但张烈整个人在施礼之后不动不摇,气质硬朗,刚刚进门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张烈就将原本暗藏的金精收起来了,观此人气质就不像一个贪财敛物之辈,贸然出手也许反而会引来反感,若是那样的话,可能把自己通过仙门百艺考核的入宗途径,也断绝了。

    “十二岁就敢盗窃秘籍,背离家族,张元烈,像你这样的人若是入我门下,会不会也有一日,叛宗而去?”

    突然,中年文士说出近乎诛心之语。不仅仅是让张烈心中一动,更是让一旁的张彤小脸唰得一下就白了。

    “……”张烈并没有立即回答这位千竹山教传功长老的话语,而是思量了一会,然后才缓缓言道:“若是阻人成道,莫说是千竹山教,便是明州七派,整个越国,难道还能留存吗?弟子想加入千竹山教,就是为求更好的修仙资源、修炼环境,为此我可以为宗门做贡献,为宗门利益威严拼死战斗,直至自身极限。但若是宗门会阻我修行,那么我会叛出宗门的,还请仙师见谅。”

    “……你倒坦白。宗门更能助你成道,你便更爱护宗门,家族更能助你成道,你便更爱护家族,好,很好!听说你在斗法台上已经成功打入前十二名了,你有几层把握通过斗法台考核?”

    “五层把握,但是应该会受不轻的伤。”这个问题因为已经反复推衍思量过很久了,因此张烈直接回答道。

    “五成把握,不小了,即便是我当年,也未必有五成把握通过斗法台考核。”中年文士这样言说着,转身又回到圆桌前,沉吟片刻后,方才缓缓道:“张烈,你不过是四灵根伪灵根资质,即便修炼武道成功晋升先天境界,洗涤灵根,也不过是二灵根资质,返回宗门后散去武道真气,重新修炼,这便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我,筑基境修士韩诺,愿意收你为真传弟子,教授道法,供你资源,你可愿意?”

    这还用考虑?张烈闻言立刻行了跪地三叩的拜师礼。

    韩诺坦然受之,然后转头对怯生生的张彤吩咐言道:“你先天资质不错,但是性格太怯弱了,未来是大争之世,让你入我山门未必是件好事,还会返回家族,潜心修炼吧。”

    “师尊,小彤心志虽然怯弱了些,但先天资质好……”

    “够了,为师心意已决。”

    听韩诺这样断然,张烈也就无法再进言什么了,说一句是尽了同族情谊,再多说什么就是不知进退了。

    在张烈与张彤走出去后,听闻张烈被韩诺直接收为真传弟子,张正礼开心得压抑不住,仰天哈哈大笑,周身的肥肉都在犹如波浪般抖动,整个张家也不过两位筑基境修士而已,还有一位是外姓长老,已经就快要寿尽坐化了,现在抱住了千竹山教韩诺这条大粗腿,整个云雾峡张家在未来几十年内,都可高枕无忧了。

    至于张彤被退回这件事情,张正礼倒是没觉得有多么意外。不要以为二灵根资质很高,单灵根修士固然算是天赋资质很好的修士了,但是单灵根修士并不是天灵根修士,因为除灵根数量以外,还有一个灵根纯度或者说数值的问题。

    数据量化来看:普通人类是金木水火土各二十点,因此五行平衡,而拥有灵根,则是五行缺一,将金木水火土各二十点中的一项,加到其它灵根上去了,因此灵根数量越少,修仙资质就越好,但是这种数值不是完美叠加的,单灵根修士若是叠加数值在七十五点以下,那就是单纯的的单灵根修士,只有灵根数值叠加到九十点以上,那才是天灵根修士,这种细微之处,绝大多数家族的鉴灵台是查不出来的,因此基本只能等待大宗门鉴查出来。

    天灵根修士不仅仅是灵气吞吐效率快而已,并且突破结丹境界时,没有突破瓶颈,这一点让无数家族宗门为之疯狂,拥有一位天灵根修士弟子,就直接等于未来拥有一位至少结丹境界起步的修士了,这是可以用来镇压家族、宗门气数的。

    因此天灵根是修仙世界第一等一的修炼资质,其次是风雷炎岩冰等等异灵根,修炼速度也不慢,并且战力强猛。其次才是单灵根修士,再次是二灵根修士,杂灵根修士、伪灵根修士……张彤的先天禀赋,不过是第四等的,再加上心志怯弱,别无特长,因此被回绝也非常正常,返回家族,为族人纯化血统也就是了,各方面的福利待遇也是少不了的。

    想到这里,张正礼不再理会神情落寞的张彤,笑容满面的带着两人返回家族楼阁。

    张烈看出了张彤的消沉,拍了拍她的肩膀稍稍安慰了她一下:“想来你也是知道张家族地,以及山谷外的那些凡人的,相比他们你已经幸运很多了,一生一世都受家族庇护,安全无忧衣食无愁,同样是张家族地的你我亲族,那些没有灵根的女孩,在你这个年纪可能已经生四五个孩子,被生活摧残的不成样子。”

    安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意识到有人比她惨多了,张烈深明此理。果然,张彤神色间的阴郁消散许多,抬起头冲张烈温婉一笑。

    “谢谢你,元烈哥,我心里好多了。”

    “嗯。”闻言,张烈点了点头,而后复又前行。

    既然已经通过内部考核了,那么哪怕仙门百艺的斗法考核已经成功杀到第十二名,也没必要再参加了,这却是让原本张烈轮到的那名对手,幸运轮空,直接晋升。

    当天夜晚,张烈开始整理他之前揭穿骗子摊位主的收获,在千竹山教有用的,那便留下来,若是无用之物那就留给家族,这样爷爷在家族中的待遇,也能更好一些。

    在那诸多的杂货物品当中,最好的是一支灵笔以及一册《五行初级咒决大全》,其中那支画符灵笔已经被张烈赠予张正礼,反正是无本的买卖,自身又不通符咒之术。

    除这两件灵物以外,还有“流沙术”、“冰冻术”、“轻灵术”、“缠绕术”、“匿身术”五符若干,都是一阶中品一阶下品的程度,两瓶蕴灵丹,两瓶回灵丹,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不值钱的基础材料类杂物了,除了将符纸留下以外,其它的张烈都不能带在身上。

    “还有你,老伙计,明天拜托三叔把你带回家族吧,从今以后我是不着你了。”

    房间之内,张烈轻抚着那柄厚重的铁剑轻声感慨,以后即便还用重剑巨钺,自己也会使用法器灵器了,这凡铁铸成用来凭借体积厚重来对抗炼气境修士法器、法术的重剑,对自己再无意义。

    虽然张烈也可以以命火将之炼化为铁精,但一是不好说明解释,其次铁精这种基础材料,在修仙世界也不值钱,完全没必要为此消耗心神精力,有那时间不如多多炼化精金,增加其成色。

    就在张烈分拣好物品,然后准备休息时,房间的门突然咚咚咚得被敲响了,张烈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却是胖胖的三叔张正礼。

    “三叔,这么晚了?”

    “唉,三叔高兴,元烈侄儿你能加入千竹山教,三叔很开心,高兴啊!”

    “哈哈哈,三叔请进。”

    “那就不了,这么晚了,耽误了你休息,明天你去韩仙师那里无精打采的,怎么行?三叔之前厚颜受赚了你的灵笔,现在你要去千山竹教了,诺,这是三叔的保命符,你拿着。”言说着,虽然能够看出明显的不舍,但张正礼还是把一张黄纸符推给张烈,然后把他推入门中,关上门,就转身走了。

    “三叔,三叔?”

    张烈再次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能够看到的已经是张正礼矮矮胖胖的背影了。

    “烈儿,三叔是个市侩的人,但是三叔真的希望家族能够兴盛起来,别说你爹!”突然停止住脚步,说出这样一番话,然后张正礼走上了楼梯。

    张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符,辨认了一会才辨认出来,这是一张一阶极品土遁符,难怪被符修张正礼称之为保命符,这种灵符的价值起步都是上百块下品灵石,尤其是在炼气境修士之间,有价无市。

    张正礼今晚的馈赠,一方面固然是不想被一支灵笔消耗了珍贵的人情,但也未尝没有不希望张烈陨落的原因在里面,前往大宗大派,各个方面的条件固然是好,但竞争压力却也大啊。

    …………

    数日之后,一巨大的葫芦上,一名中年文士的身后挤着十二人,驭风而疾飞。

    这一次升仙法会,韩诺做主踢掉了炼器、炼尸、傀儡、谋主四艺的第一名魁首,内部考核多通过了几个人,因此此时此刻这巨大葫芦上面,以内部考核身份进入的修士,反倒比通过仙门百艺考核进入的修士,更多出一人。虽然宗门仙师是有这样的权力的,但通常很少会有这样做,毕竟这有些破坏宗门与散修之间的潜规则了,稍稍引起了一些波澜。

    (升仙法会,对于散修来说本来就是鲤鱼跃龙门般的一次机会,结果人家好不容易考上来了,师尊却做主踢人,长此以往散修积怨必重,即便是师尊返回宗门之后,恐怕也会受到责罚。更何况,内部考核进来的这几个人,明显并不比那四艺魁首更加出色。)

    (师尊,难道仅仅只是表面清正,实则贪婪财货?那他为何还收我为弟子呢?)

    四周山风呼啸,因为身下的葫芦自带着一股引力,因此十二名炼气修士并不需要多么留意保持平衡。

    “张烈师兄,吃个橘子,这是我从家族族地带出来的,虽然还不是灵果,但是也特别清甜。”

    在这个时候,张烈对面一名年轻活泼的女修递上一颗色泽诱人清香四溢的橘子,她也是韩诺收下的一名弟子,这次师尊韩诺一口气收下包括张烈在内的四名弟子,因此这四人相比其它八人当然是隐隐间自成一个小团体的。

    虽然是独行江湖,但实际上张烈的交际能力也并不算是太差,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五师妹叶灵全部都出自修仙家族,都是有着背景之人,因此四人谈笑话语间颇为亲热,似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成为了关系不错的好友。

    在这样的彼此奉迎间,时间也并不是太难熬,在筑基后期修士的全速之下,不过数日之间,千年古派千竹山教,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了,这是坐落于一片茂密山竹间的修仙门派,青山碧水竹林密布,灵韵之气生发蒸腾。千竹山教的修士,长于神识修炼,擅控傀儡,高阶修士擅布剑阵,因为这个门派的修士许多以灵竹为器。

    众所周知,灵竹虽然初期生长艰难,但是只要根基长成,生长成熟的速度远远高过于其它灵物,因此千竹山教的修士以此制器、布剑阵,修炼同阶的法宝的难度要比其它修士低得多,其它宗派的修士为铸一口好剑,可能要踏遍千山万水,寻找天材地宝以祭炼,而千竹山教的修士同样的精力往往已经可以铸出成阵的灵竹剑器。不过也有缺点,无论是灵竹傀儡还是灵竹剑器,在硬碰硬的绝对坚固上还是逊色于正统法宝的。

    因此,在给世人的感觉中,千竹山教的修士擅长于声势浩大、倚多为胜,但实际上的斗法能力,并不是很突出。另外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千竹山教长于神识修炼的宗门特性,也很适合这种战法。

    巨大的葫芦法器抵达宗门,然后所有弟子在宗门灵童的指引之下,各自分流而去。张烈也是同样,被指引着来到作为真传弟子的住所。

    “师兄,道服,峨冠、芒鞋、清心玉佩,真传弟子的宗门福利全部在这里,请您确认之后,洗漱穿戴,然后在入夜之前,前往霄灵山拜见韩诺仙师。”

    “多谢道友。”

    在与那名道童互施一礼之后,张烈返身走入房间内,而缓缓起身的宗门灵童,在这一刻眼神中闪烁出一抹强烈的羡慕之色。

    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记名弟子,真传弟子,多少大宗门的修士,苦苦挣扎一辈子都走不到这一步,苦苦挣扎一辈子都无法拜入任何一位仙师门下,然而眼前这个人,刚刚入宗,就什么都拥有了。虽然痛苦,但那名道童还是强迫自己摆脱出来,然后他转身离去。

    在通过依据内的竹筒山泉水洗漱之后,张烈穿上那身冰蓝之色的蚕丝道袍,只觉得清而不凉,内熄燥热,外御尘埃,除此之外,还有峨冠、芒鞋、玉佩等物,一一穿戴。

    这样的装备,对于修仙界的散修来说,称得上是穷奢极欲了,而千山竹教的真传核心弟子人手一份。每个月还可以领取二十块下品灵石,培元丹、蕴灵丹、辟谷丹等常用丹药十颗,有了这些供奉,修仙者在修行的初期,基本就不用再为修行以外的事烦心了。

    走出自己的住所后,前往宗门核心之地霄灵山,这是整个山门大阵灵气中枢汇聚之所,立派千年,这里已然是四阶中品的灵脉,也就是说灵气最盛的顶峰,可以支撑一位元婴境界的修士修竹,而哪怕是山脚四周,非筑基境修为的修士也不允建设私人洞府。

    来到霄灵山山脚处,还不及张烈找宗门灵童问询就遇到了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五师妹叶灵三人,只是原本关系颇为亲密的四人这一次见面,却是显得有一些尴尬了,因为除了张烈一身冰蚕道袍以外,安士杰、金祖志、叶灵三人全部都是一身白衣内门弟子道袍,大家明显差着一段身份段位。

    外门弟子的宗门月供五块下品灵石,内门弟子的宗门月供十块下品灵石,记名弟子的宗门月供十块下品灵石,真传弟子的宗门月供二十块下品灵石,这还仅仅只是月奉灵石上的不同,在其它宗门待遇的方方面面,这种差距也都清晰存在着。

    “想不到张师兄如此受到师尊器重,刚刚入门但真传弟子身份,这样的权限,即便是师尊手上也仅仅只有一两个名额吧?”还是叶灵相对最擅交际,主动打破了尴尬,这样微笑说道。

    “师尊错爱罢了。呃,我们,就一起去拜见师尊吧。”虽然情面上勉强还转回来,但张烈心中却更加疑惑了,师尊如此明显的厚此薄彼,甚至连丝毫的心理准备预防都没有做,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我这位师尊醉心修炼,完全不理俗务?不会吧,即便韩师尊真的是这样的性情,宗门也不会让这样悟性的人,来做外务长老、传功长老啊?)带着心中的疑惑,心结已生的四名师兄弟一同前往韩诺仙师的洞府宅邸。